Image not found

明明是国产古装剧 为何刮起日本风?

自开播以来,《我叫刘金凤》就因剧里有不少极具日本风格的服饰而遭到大量批评:有历史爱好者在剧中找到了日本传统的公卿服、垂缨冠、狩衣等;女主角所穿的多套服装也被指有日本和服才有的身八口和振八口。

古代服饰史学者陈诗宇在接受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我叫刘金凤》中确实有大量日本传统服饰的风格和元素,很多造型几乎是照搬,造型、纹样、配色都一样,“太不应该”。

出现这样的问题,陈诗宇坦言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可能是日本传统艺术的资源整理和现代化转换做得比较好,他们的服装设计库素材很容易获取。陈诗宇在工作中就经常看到,有些服装设计师在进行古装影视服装设计时,大量搜索参考日本、韩国的服装素材。

“明明是一部中国古装剧,却偏偏用日本传统服饰,合适吗?”“如果对历史不熟悉,会不会下意识认为这就是中国的传统服饰?”……网上,不少观众对《我叫刘金凤》的服饰表达了不满。

剧中,辅相刘歇的服饰被网友质疑为纯正的和服,其在朝堂上所戴的帽子被不少历史爱好者批评完全照搬了日本的垂缨冠,其身穿的黑色长袍也被认为与日本的民族服饰公卿服高度类似。

辣目洋子饰演的主角刘金凤所穿的戏服也被网友扒出,从侧面和后面看,其腋下部位有两个明显的开口——这个开口是日本和服的典型特征之一,叫作身八口。

有历史爱好者介绍,在和服出现初期,身八口是为了方便散热和整理衣服所开,一般只有女性和服上才有。

无独有偶,赵露思和吴磊主演的古装剧《星汉灿烂》也出现了类似问题。有网友称,该剧的海报上,赵露思腰间的蝴蝶结与日式和服的蝴蝶结非常相似。日式和服蝴蝶结是绑在背后的,而赵露思的蝴蝶结也是在同样位置。在被网友指出后,《星汉灿烂》制作方对发布的物料做了修改,P掉了赵露思背后的蝴蝶结。

事实上,梳理过往报道,包括《雪中悍刀行》《将军在上》《醉玲珑》《青簪行》《十面埋伏》等影视剧都出现过服装“太日本”的批评。

2016年,讲述先秦时期传奇女性巴清的电视剧《赢天下》公布海报后,引起一片哗然,主角所戴的帽子和服饰,完全就是日本传统服饰的造型。

2014年末的《武媚娘传奇》,剧中多个人物的满头花簪,也被历史爱好者质疑取自日本的江户细工簪,剧中部分服装像是拿日本和服改的。

更著名的一个“案例”,来自于程小东执导,李连杰、林青霞、关之琳等主演的武侠片《东方不败》。剧中林青霞饰演的东方不败,就是头戴日本传统乌帽,身穿狩衣。

作为国内知名的传统服饰研究者,陈诗宇曾任央视《国家宝藏》专家顾问团成员,也为《清平乐》等多部影视剧、电视节目担任服饰顾问,参与主持过多项历史服饰复原与博物馆展览工作。

陈诗宇说,“过去影视剧中的服饰可能也有日本元素,但一般都是点缀或杂糅设计。但《我叫刘金凤》中很多造型几乎是完全照搬日本的传统服饰,造型、纹样、配色都照搬,这就有点过了。”

陈诗宇坦言,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很多中国人认为日本保留了很多中国文化,或者觉得东方元素看起来都差不多。比如很多人觉得日本的传统服饰就是唐朝传过去的,韩国的是明朝传过去的。这也导致了很多设计师在做设计的时候,会下意识地使用日、韩素材,甚至觉得这样更靠近或复原历史。“这其实是误区。”陈诗宇说,一种文化、文明传播到别的国家和地区后,肯定会有变化、创新,跟原来不会完全相同。

陈诗宇认为,要解决影视剧服饰照搬、照抄国外的情况,首先学术界要把基础的研究工作做到位。“中国历史悠久,服饰文化也很繁杂,考古资料也多。我们的研究者必须投入更多力量,才能有更专业的研究成果。”陈诗宇坦言,这中间依然有很多难点,他希望相关部门加大文物信息的公布力度,包括文物的数字化信息,“很多文物可能出土后就被收藏在仓库了,很难被服装设计师们看到。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影视剧服装设计师比较喜欢使用日本服饰元素的原因之一,因为日本这些素材太好找了。”

陈诗宇认为,影视剧服装设计师首先要懂得中国的传统美,让观众从设计中认识到中国传统的美感。“我接触过一些设计师,内心其实难以欣赏中国文物的美。若自己都没有认识中国审美的能力,就很难把这种美感提升、传递出来,就只能跟在别人后面,做一些经不起沉淀的设计。”

第二,要有收集、获取历史素材的能力。“有些设计师缺乏基本的概念,甚至分不清中日、中韩传统服饰的区别,不知道去哪里找线索,去哪些博物馆看文物。没有掌握基本的方法,就很难获取相对准确的信息。”

在《国家宝藏》的舞台上,陈诗宇为杨紫饰演的文成公主打造的初唐风格服饰惊艳了不少观众。为了这套服饰,陈诗宇先后从《簪花仕女图》、南京南唐二陵仕女俑、布达拉宫法王洞文成公主像、陕西初唐后妃墓葬等处寻找线索,参考同时期资料,耗费了大量精力。

陈诗宇介绍,影视剧的服装设计至少在开机前三个月或半年就开始工作,有的剧筹备时间更长。

第一步就是读剧本,整理角色小传,了解人物所在的年代和场合。“比如一部剧讲唐玄宗时期的故事,那我们需要搞清楚是开元年间还是天宝,是开元十年还是二十年?是否会经历季节和节日变化?还要了解人物的性格色彩、应用场景。同一个角色,去骑射、读书或者参加朝会,他的服装肯定是不一样的。甚至需要考虑到人物是在长安还是在西域,扬州还是洛阳。不同的地域,着装风格肯定会有不同。”

通读剧本后,设计师就需要根据前期的线索搜集服饰信息,搜集相关时期的文物资料。“在分辨时期这方面我相对严格一些。可能大多数设计师在做唐朝背景剧集服饰时,搜索的关键词是唐朝,把唐朝三百年间的元素都综合在一起。这是不合理的。唐玄宗时期的审美肯定和唐太宗时期不一样,有时代气质差异。”

第三步就是设计概念图,定下整体色调,再和导演、制片、编剧团队进行一轮又一轮推敲修改。定下来后,到工厂进行制作。

7月4日,国家广电总局召开电视剧创作座谈会,相关负责人特别强调,要坚定文化自信、传承中华文明,古装剧美术要真实还原所涉历史时期的建筑、服装、服饰、化妆等基本风格样貌,不要随意化用、跟风模仿外国风格样式。或许,类似服饰问题今后会逐步得到解决。

中国的古装剧从20世纪八十年代兴起,以《红楼梦》《西游记》《聊斋志异》等剧集为代表的古装造型,结合戏曲传统与当时的考古资料,做出了古色古香,追求极致的中国古典韵味。

《红楼梦》的造型师通读原著、翻阅典籍之后才着手设计,剧中每个人物都根据其性格设计出独特而精美的发髻:黛玉柔弱哀怨,宝钗典雅端庄,晴雯爽直莽撞,王熙凤富贵华丽……整部剧上到贵妃、老太太以及各位夫人小姐,下到丫鬟、婆婆、小厮,完美还原了书中一众人物。

最近十年,古装剧的服装设计更是百花齐放,越来越多制片方开始重视服化道,强调对历史的还原。其中,2018年的古装宫廷剧《延禧攻略》可谓一匹黑马,以高度还原历史人物造型作为出发点,借鉴真实史料和实物,一改以往宫廷剧最常见的华丽复杂造型、风格,以低饱和色彩含蓄处理,呈现出一种古代内敛的审美特色。

此外,被不少服饰、历史爱好者点赞的《鹤唳华亭》,虽然是架空历史背景,但在服装造型上以宋为参照。比如剧中齐王服饰的狮子纹,复原自辽代织物纹样;赵贵妃的大衫,参考了宋太祖母亲杜太后的画像;皇帝萧睿鉴的冕服和皇后的翟衣,都源自故宫的南薰殿画像;仅赵贵妃封后的凤冠制作就历时五个月,而全剧超2000件衣服的规模,更让《鹤唳华亭》成了宋代服饰的“博览会”。

《长安十二时辰》《玉楼春》《清平乐》以及《梦华录》等古装剧也都在一定程度上做出了讲究且有中国韵味的服饰,丰富了观众的视觉感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Join the conversat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