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not found

搜尽奇峰|石涛绘画百幅欣赏

之生卒年月,缺乏可靠之数据,约卒于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年七十左右。石涛俗姓朱,名若极,小字阿长,广西人,其父靖江王朱亨嘉,于崇祯帝自缢之后,为反抗异族之统治,在广西桂林自称监国,因势力单薄,被丁魁楚、瞿式耜所擒,旋被杀害。石涛此时幼小,托存于太监,长大之后,削发出家,名号颇多。法名元济,一作原济,又名道济,字石涛。其别号有苦瓜和尚、零丁老人、济山僧与瞎尊者等。石涛曾居安徽宣城敬亭山十年左右,屡游黄山。当时与宣城释半山、施闰章、梅清、梅庚、吴肃公、江注等诗画名家游,乃有“黄山派”之称,而以石涛为巨子。

幼年遭变后出家为僧,曾驻锡于安徽宣城敬亭山广教寺,后半世云游,以卖画为业。早年山水师法宋元诸家,画风疏秀明洁,晚年用笔纵肆,格法多变,尤精册页小品;花卉潇洒隽朗,清新烂漫;人物生拙古朴,别具一格。笔墨恣肆新奇,一反当时仿古之风。

石涛是中国绘画史上一位十分重要的人物,他既是绘画实践的探索者、革新者,又是艺术理论家。存世作品有《石涛罗汉百开册页》《搜尽奇峰打草稿图》《山水清音图》《竹石图》等,著有《苦瓜和尚画语录》。石涛是明靖江王朱赞仪的十世孙朱亨嘉的长子。清初,其父朱亨嘉企图称监国,不料失败而被唐王处死。幼小的石涛,靠着内官(“喝涛”和尚)的庇护保全了性命。他们由桂林逃到全州,在湘山寺削发为僧,改名石涛。

十几岁时,他就显露出较强的绘画天赋,不过多以白描画的方式出现。目前所见其最早的作品《山水花卉册》(1657年作),以干笔为主,用笔稚拙,偶尔皴以淡墨。约在1666年,24岁的石涛前往安徽宣城,因缘际会,结识梅清(1623—1697年,素有“黄山巨子”之雅称,是宣城画派的代表人物)。两人一见如故,结为画坛知音。石涛的黄山代表画作,能看到梅清对他的影响最为深远,如《独峰石桥图轴》《黄山八胜图册》,尤其是后者,是石涛早期从艺阶段最具代表性的一幅作品,在很多画法上,他吸收了梅清的柔和,但个性中的恣意在多变的绘画风格下暴露无遗。

石涛,是历史上吃苦瓜最有名的人物。他自号“苦瓜和尚”,餐餐不离苦瓜,甚至还把苦瓜供奉案头朝拜。他对苦瓜的这种感情,与他的经历、心境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他年少时便国破家亡,逃亡后不得已削发为僧。此后颠沛流离,辗转于广西、江西、安徽、江苏、浙江、陕西、河北等地,到晚年才定居扬州。他画中那种奇险兼秀润的独特风格,笔墨中包含的那种淡淡的苦涩味,是一种和苦瓜极为近似的韵致。他用着世人皆知又让人费解的古怪别号:苦瓜和尚、瞎尊者。苦瓜何解?石涛双目明亮,又何以称瞎尊者?传说版本很多,比较熟知的说法是:苦瓜者,皮青,瓤朱红,寓意身在清朝,心记朱明;瞎尊者,失明也,寓意为失去明朝。失明之人,岂有不想复明之理。

从传世作品看,石涛在画史上不仅是一个有创新才能的画家,同时也是创作题材广泛的多产作者。石涛的表现手法富于变化,又以独特、和谐统一为自己的风格特色。其实,他的绘画风格变化同生活经历有着密切关系,他一生游历过广西、江西、湖北、安徽、浙江、江苏和北京等地,在各地对自然的真实感受中加以对前人技法长处的融会,让他积累了深厚的绘画基础。

正因身临其境感受真切,所以他对绘画创作强调“师法自然”,把绘画创作和审美体系构成为“借笔墨以写天地而陶泳乎我也”。《搜尽奇峰图》卷,现藏于故宫博物院。此图作于康熙三十年(1691年),正是他北游京城期间,应当说是其画中精品。画作以细笔一层层勾、皴,再由淡而浓,反复擦、点,淡墨渲染。尤其是点,经由干、湿、浓、淡,反复叠加,至“密不透风”的程度。整幅画面显得苍莽凝重,深得意趣。

人到中年的石涛,有过较得意的时期,尤其是康熙帝玄烨两次南巡,石涛被两度召见,这是他最感荣耀的大事。康熙帝第一次南巡时至名刹长干寺,石涛与长干寺僧众一起恭迎接驾。5年后,在康熙帝第二次南巡时,石涛再次于扬州平山堂恭迎圣驾,康熙帝居然当众呼出石涛之名,使得石涛受宠若惊,倍感荣幸。

为纪念这一难忘时刻,石涛特作《客广陵平山道上接驾恭纪》七律二首,诗云:“无路从容夜出关,黎明努力上平山,去此罕逢仁圣主,近前一步是天颜,松风滴露马行疾,花气袭人鸟道攀。两代蒙恩慈氏远,人间天上悉知还。”“甲子长干新接驾,即今已巳路当先。圣聪勿睹呼名字,草野重瞻万岁前,自愧羚羊无挂角,那能音吼说真传。神龙首尾光千焰,云拥祥云天际边。”用情真切,既有对皇上的感恩戴德,又对恭迎接驾这件事颇感得意。高兴之余,石涛还绘制了一幅《海晏河清图》并题了如下诗句:“东巡万国动欢声,歌舞齐将玉辇迎。方喜祥风高岱岳,更看佳气拥芜城。尧仁总向衢歌见,禹会遥从玉帛呈,一片箫韶真献瑞,风台重见凤凰鸣。”画中款署“臣僧元济顿首”。

47岁时,石涛到了北京,结交了不少上层官吏,如大司马王骘、大司寇图公、辅国将军博尔都等,并与博尔都结为挚友。结交这些上层人物,应酬绘画是必不可少的,那时不少官吏得到过他的新作。石涛在广泛的交友活动中,不断地与其他画家切磋画艺,凡能为其所好、为其所用的笔墨技法都虚心采撷,兼收并蓄。渐渐地,他的画艺提高不少,创作了气势恢宏、深厚严谨的精心之作。王原祁评道:“海内丹青家不能尽识,而大江以南当推石涛为第一,予与石谷皆有所未逮。”

即便结交了不少官吏朋友,但仍未能达成报效朝廷的愿望。原本抱着欲向“皇家问赏心”的愿望最终落了一场空。他终于明白,没有多少人能真正体察到他的心思,原来自己在京城社会舞台上所扮演的角色,不过只是一介画匠。这让他彻底失望,在一丝苦笑中吟出了凄楚哀婉的诗句:“诸方乞食苦瓜僧,戒行全无趋小乘。五十孤行成独往,一身禅病冷于冰。”康熙三十一年秋,50余岁的石涛买舟南下,与他相交颇深的博尔都等到码头送行,至冬日石涛回到扬州,从此长居此地。

石涛作画构图新奇,无论是黄山云烟,江南水墨,还是悬崖峭壁,枯树寒鸦,或平远、深远、高远之景,都力求布局新奇,意境翻新。他尤其善用“截取法”以特写之景传达深邃之境。石涛还讲求气势。他笔情恣肆,淋漓洒脱,不拘小处瑕疵,作品具有一种豪放郁勃的气势,以奔放之势见胜。对清代以至现当代的中国绘画发展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石涛笔情恣肆,淋漓洒脱,不拘小处瑕疵,作品具有一种豪放郁勃的气势,以奔放之势见胜。对清代以至现当代的中国绘画发展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

标签:


Join the conversat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