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not found

看完这篇明代黄釉TOP10你也能沾染王者之气

单色釉的世界里,黄釉有着“唯我独尊”的霸道气质。不是因为其他釉色不够特别或美丽,而是“黄色”有着明确的社会属性。

因此,黄釉器物有着明确的使用规定。明代宫廷的黄釉瓷器除作御用餐具外,据文献记载,还被用作方丘(地坛)的祭祀用器。《大明会典》卷二百零一载:「嘉靖九年,定四郊各陵瓷器:圜丘青色,方丘黄色,日坛赤色,月坛白色。」

低温黄釉器创烧于明初景德镇官窑,其中以弘治朝产品最受人称道,其烧制水平达到了历史上低温黄釉的巅峰水平。当时以浇釉法施釉,故有「浇黄」之称,又因其呈色娇嫩,故又有「娇黄」的美誉。

罐广口,短颈,溜肩,腹部上丰下敛,平底,肩两侧置对称牛头形耳。罐内施白釉,外施黄釉。外壁自上而下饰金彩弦纹9道。底素胎无釉。无款识。

明代黄釉瓷器造型以盘、碗居多,罐则少见,且为弘治朝所独有,除双兽耳罐以外,还有绶带耳罐。

此罐以舒缓的曲线构成丰满匀称的形体,体虽硕大,却无笨拙之感,古朴中透出俊秀之美。罐上所施黄釉色泽淡雅,浑然一色,描金弦纹熠熠生辉,装饰效果高贵典雅。

明代黄釉瓷器以盘、碗居多,黄釉描金罐唯弘治朝有。此类黄釉描金罐除置曲带式耳者外,尚有置兽耳者,也有不置耳的,均属宫廷祭祀用器。其传世品多属清宫旧藏。

此件宣德黄釉盘为二次烧成,器物为盘、碗,但传世罕见。颜色比「娇黄釉」更深一些,釉色很匀净。

《清潤柔輝:茉琳琵金頓珍藏黄釉御瓷》专场的第一件重器。非常经典的官窑撇口盘样式,颜色也是典型的「娇黄」,娇嫩清新。

国博收藏的一件弘治的黄釉盘子,呈色黄润光滑,釉面晶莹,胎质细腻,口沿处浅浅一道因为流釉而显出的白色痕迹,也是明代黄釉的精品。

这件碗来自玫茵堂旧藏,珍贵在独特的器型。它不是一般的撇口碗,而是「仰钟式」。这种造型可追溯到宋代钧窑的「仰钟式盆」,外形看上去如一口钟倒置,开口朝上。明宣德、嘉靖均有此类碗型。

来自瑞士藏家Jocob Sulzer。敞口、弧腹、圈足,杯的内外壁均施黄釉,釉质肥厚,器型庄重中带着娇美,玲珑秀气。

2011的苏富比也拍过一对类似的小杯,也是嘉靖官窑的。不过上面那对是「金钟式」,外壁的口沿到底线条没有这对倾斜度高。

这种深弧壁的、施黄釉或霁蓝釉的「铃铛杯」,几乎只在嘉靖一朝可见。类似的杯型都被各大藏家争先收藏。

最后一件是与以上九件杯、盘、碗均不同的执壶,釉面莹润透亮,像一颗饱满的梨子,无论是壶盖、流和把手的施釉都很均匀。

它是著名收藏家Eskenazi的藏品,梨形壶的釉色是如梨皮一般的娇黄。是造型极具巧思的特殊珍品。

标签:


Join the conversatio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